凌晨三點,6旬老漢躺下後再沒醒來
  之前,曾去附近一無證黑診所打針
  □見習記者 張峰 金潔珺 本報記者 朱寅
  昨天上午7點40份,讀者周大伯打進本報熱線96068—1:“杭州拱墅區楊家門50號附近有一無證黑診所,有人吃了這裡配的藥後死亡。”
  “醫生”看病從不穿白大褂
  上午十點多,記者來到楊家門。
  這是一處相對偏遠的城中村,一條熱鬧的街市將兩個村莊隔開。
  處於城中村裡的黑診所並不好找,在彎彎曲曲的小巷子里打了幾個來回,問了好多附近居民,我們才來到那裡。
  抬眼望去,診所並沒有掛什麼招牌,僅僅是租用了楊家門村普通農民房內的一處一層房間而已。
  房子里的租客已經被警方帶回所里調查了,但窗口倒還擺著一張外出請打電話的通知。
  透過有些模糊的玻璃,記者看到客廳內擺放著幾件普通傢具,另有一扇通往後間的門關著。
  但最引人註意的,是一個經過改裝後用來弔針掛水的衣架,以及正中的四方桌上放著一本和看病養生有關的書。
  住在“黑診所”隔壁的一戶人家,是一對年輕男女和兩個孩子,他們對自己的鄰居諱莫如深。
  但記者提到和醫生有關的話題時,他們還是默認了。
  倒是租在另一幢房子內的李先生來和記者探口風。
  聽說這裡的“醫生”可能涉及無證行醫導致人員死亡,李先生明顯很緊張。
  “3天前我大女兒剛找他打過針的,現在沒什麼情況,你說會不會出事啊?”
  李先生說,這個醫生看起來年紀不小了,至少五六十歲,中等個子,看起來挺和氣。
  “據說在這裡十幾年了,反正肯定比我早,我租在這裡三年了。不過他看病從來不穿白大褂,我心裡也想過的。”
  打針和死亡有無關聯還待調查
  事情逐漸傳開後,看熱鬧的人也多了。
  在他們的指引下,記者找到了死者的租房。
  這裡距離“醫生”行醫的診所沒多遠,隔著一條街,四五個小店鋪。
  這也是一處四層農民房附帶在邊上的一層平房,據隔壁鄰居說屬於楊家門50號。
  租房同樣緊縮,從窗戶里看去也不過七八個平方,放著一張床,沒有柜子,衣服伙同著其他雜物一同堆置在地上。床頭柜上倒是有五六副撲克牌,顯示著屋主的日常興趣。
  不遠處一家雜貨店的老闆娘陳女士說,房子是一個江西老漢租的,看起來至少快70歲了。
  他還有個弟弟,也60歲出頭了,這段時間開始才經常過來住。
  “不是很熟悉,只知道兩個人都很喜歡和附近的人一起玩牌,弟弟還去工地看看門賺點錢,但哥哥年紀大,也不工作,倒是玩牌的水平不錯,被很多人稱為賭王。”
  這一次出事的,應該是弟弟。
  就在兄弟倆租住的房子斜對面,開著一家制麵粉的小店。
  老闆說,他們開門早,六點就在店里幹活了。
  “當時來了很多村裡的保安和警察,據說是三四點就來了,我們開門時已經調查結束了,我們只知道是弟弟死了,好像是打針還是吃藥,但具體也不清楚了。”
  隨後,記者從拱墅警方處瞭解到,死者和醫生都姓彭,還是江西老鄉。
  根據初步調查情況,昨天凌晨零點左右,61歲的死者感覺有些頭暈腦熱,就找64歲的老鄉“醫生”診治,後來打了針。
  大約凌晨3點左右,哥哥發現弟弟的異樣,但為時已晚,弟弟已經死亡。
  至於兩件事有沒有關係,又有多大關係,警方還在調查中。
  (原標題:凌晨三點,6旬老漢躺下後再沒醒來)
創作者介紹

住家打掃

xs87xsdp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